首页 > 新闻动态 > 未来最有潜力的产区?!泛高安陶瓷实力分析
未来最有潜力的产区?!泛高安陶瓷实力分析

作者系陶城报江西区域负责人 王永胜

 

 

历史车轮驶过,泛高安陶瓷写就十年繁华。

近十年,落户江西的温州籍、广东籍、福建籍陶企震撼开局,但其后有惊艳、有意外。

广东唯美、东鹏、新明珠等分别以十年24条、12条、9条生产线的推进速度,成为广东转移升级至泛高安的典范。而广东新中源、欧雅陶瓷、金意陶、特地则以3条线、2条线、3条和2条的“战绩”,展示的是稍逊谨慎的姿态,让业内充满无限猜想。以私抛厂身份落户高安的普京陶瓷,如似一匹驰骋的“黑马”,六年就完成10条线的建设。

温州军团方面,率先进驻高安的宏信陶瓷、仁牌陶瓷等,深耕瓷片多年,均在九江修水圈地扩厂。在2017-2018年间,温州军团还掀起一股并购潮,至少将5家濒临倒闭的企业纳入囊中。

本土陶企当仁不让,成为高安产区崛起的生力军。领衔产区发展的两大巨头,一是拥有产区最多生产线的太阳陶瓷企业集团(16条线),二是产能最大的瑞阳陶瓷(13条生产线)。紧随其后的,是拥有10条生产线的华硕陶瓷、喻国光旗下及其参股的公司、金牛陶瓷,这5家陶企与拥有9条线的东王王子陶瓷、6条线的罗斯福陶瓷与金利源陶瓷,组成产区产值破十亿的第一方阵,皆是产品涵盖仿古、抛釉、瓷片、抛光砖、西瓦等全品类的产能大户。

一批坚守单一品类的企业,“独狼”特质开始凸显。佳宇陶瓷6条线领唱西瓦,新阳陶瓷以3条大线位居第二。金泰源陶瓷以6条线(其中外墙3条)在外墙“称王”,广厦陶瓷4条线(外墙2条)次之。康尔居陶瓷2条大线领衔小地砖,美臣陶瓷1条单线产能最大紧跟不舍。绿岛科技后来居上,以2条线透水砖的产能超越日籍企业爱和陶瓷乐华。众一陶瓷、瓷将军陶瓷、洁美实业陶瓷、画亨艺术分别鼎定腰线、罗马柱、地脚线、背景墙等品类领头位置。

 

 

繁华背后,也散落一些鸡毛。

不少企业或因环保被政府关停,或因经营不善被其他企业租购。城区新世纪工业园9家陶企因政府要求关停;具有34年历史的新红梅陶瓷淡出历史;老牌陶瓷企业新瑞景被太阳全资并购;中瑞陶瓷与瑞明陶瓷、新高峰陶瓷、新中英陶瓷、金刚石陶瓷、长城陶瓷、恒辉陶瓷与百纳陶瓷、天朗陶瓷等因经营不善分别被东方王子陶瓷、瑞阳陶瓷、金凯瑞、高安博德陶瓷、德邦陶瓷、金牛陶瓷、金利源陶瓷并购或以租代购。

更有甚者,折戟沉沙。伟鹏陶瓷、瑞鹏陶瓷、吉尼斯陶瓷、温企新澳腰线经营不善倒闭后,因债务冗繁,无人问津。

 

退

 

潮水退去,阳光照进现实,真象逐渐清晰。

广东陶企的产能扩张,却未能迅速实现品牌下沉。2008年,广东唯美借力北京奥运,顺推三四线品牌“金祥云”,历经一年试水后戛然叫停。广东几大品牌在多年之后,只留下一声慨叹,细心培养的一批精英,先后撤回佛山。而正大陶瓷努力在江西探索高端品牌之路可谓含辛茹苦。

高安本土企业进军佛山,品牌高端化也与预期相左。太阳陶瓷2007年的“与狼共舞”、2009年的“挺进佛山”、2014年的“高安本土也可以缔造马可波罗一样的品牌”、2016年佛山知名营销经理人到任与2017年低调离职,一路上浸透着陶业江湖的欢笑与酸泪。而至今在佛山保有营销展厅的精诚陶瓷,也在全身心地耕耘国际贸易市场多年后,2015年伊始将市场重心转移至国内市场。相比之下,江西美尔康陶瓷因厂区临近城区被关停后,到广东租购生产线,则开启了企业从高安挺进佛山的根本转变,金三角陶瓷也于2018年开启佛山品牌建设之旅,两者成为新时期转型发展的急先锋。

在高安本土进行品牌建设的守望者,华硕陶瓷2014年先声夺人,首度开启明星营销,将品牌高度于本地企业品牌拉开一定距离。随后几年,华硕陶瓷斥巨资,建市场部、终端形象店,2016年开始大举组织终端促销等,赢取了业界的些许赞誉,却未能最终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高端陶瓷品牌突围。

欣慰的是,陶瓷大鳄的局部失算,仍未撼动其在中国陶业的地位;两大进军佛山的太阳陶瓷与梦幻玫瑰优秀品牌,收获了品牌价值在产区的明显优势;本土化高端探索的品牌,其声誉与渠道的扎实程度也得到一定认可。

产能向外的扩张,却是血淋淋的教训。瑞鹏陶瓷、新中英陶瓷、吉尼斯陶瓷等,原本在产区高速发展时期占据上风,但是因老板膨胀的无限欲望与原始资金积累的不足,致使最终倒下。而新高峰陶瓷、新澳陶瓷的倒闭,则输在企业转型太快,生产或渠道跟进不力,令业界吁嘘不已。

 

 

然而,在新的时局面前,一切又将充满遐想。

一方面,产区过去十年发展的经验与教训,如何总结?另一方面,占据江西较大部分产能通路的西南地区广西、重庆等省的新增生产线不断加码。与此同时,山东淄博因环保整治,逼迫部分贴牌商出走江西,试水贴牌合作。而同样遭遇环保大考更为深入的广东,产能将进一步严重下滑,一线品牌凭借雄厚实力,终端的影响力和把控,借助精装房大行其道的契机,也开始在江西密集寻求他们的“陶业富士康”。

当前充满诱惑的是,2017年-2018年,近百余名淄博贴牌商每年带着至少数亿资金,与产区罗斯福、金利源、华硕等产能大户达成合作,而普京启动近三年闲置的生产线,成功牵手欧神诺陶瓷,达成每年几千万的深度整合。此外,东鹏、马可波罗、惠达、诺贝尔等也与产区各大陶企频繁接触。

继续自建渠道,企业实力、品牌影响与终端服务,与即将到来的精装房时代一下难以直接对接。与淄博贴牌商合作,可打通北方市场的部分渠道,但自身核心销区多少要受到一些冲击。牵手一线品牌,除了提升自身的品质与生产研发水平,还能扩大工程与精装渠道的延伸,这场看似充满诱惑的游戏,是否真的对等?

以罗斯福陶瓷罗群、太阳陶瓷胡尧等为代表的,走向前台的新一代泛高安陶瓷人和他们的父辈将如何选择?

泛高安陶瓷到底向左走还是向右走?

 

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登陆,请先登录